要是当年奥迪好好造A8也许就没有辉腾的事了47

发布时间: 2019-10-02

  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力的肯定。“()风大雨” 成语55677品特轩之家!即便停产收场,也已经达到了辉腾的目的。

  皮耶希在自传《汽车和我》的最后部分多次提到了辉腾,处处洋溢着对这个项目的自信与热爱。这本自传首次出版于2002年,当时的皮耶希还沉浸在对这个项目超越以往一切技术高度的喜悦之中,谁能想到后来因辉腾牵扯出来的一系列斗争。

  2002年,辉腾正式推出市场,挂上大众LOGO但卖出了奔驰宝马旗舰轿车的价格,毁誉参半的同时,我们又不可否认,辉腾是大众、乃至主流汽车市场最伟大的产品之一。

  皮耶希的一生始终对汽车与技术充满执念,但这种固执常常让他陷入困境。辉腾的诞生,部分原因是皮耶希一直有着造豪华轿车的夙愿。

  辉腾项目始于1997年。这一年,许多事情促使皮耶希要执意落实这样一个对大众品牌而言不切实际的项目。

  上世纪70年代,皮耶希是奥迪品牌的「执政者」。当时的奥迪在一种处处受制于大众的状态之中,皮耶希接管后,一心想让奥迪成为技术创新、与奔驰宝马抗衡的豪华品牌。陆续为奥迪打造了五缸发动机、Quattro、全铝车身等技术,以及A6、A8等多款车型的面世,同时,皮耶希一直巧妙地处理与大众集团之间的关系,为奥迪争取决策上的自由。

  奥迪在后来的发展证明了皮耶希的正确领导。最明显的变化是,皮耶希时代的奥迪经历每一次技术进步,都能够摆脱来自于集团的阻力,如今奥迪「突破科技」的品牌定位也是来源于当时。在「比母公司做得更好」的信念下,奥迪成功把品牌形象提升到大众之上、与奔驰宝马平级。

  1992年,皮耶希的职业生涯再上一层楼,在经历了复杂的人事斗争后成为大众集团董事长。身在其位就要转变思维,过去是为奥迪争取自由的立场,如今则要解决更多集团层面的东西,比如大众过于倚重高尔夫而忽略了其他级别车型的发展、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生产率不高等等问题。

  在整顿了生产秩序、采购体系、完成了对斯柯达等品牌的并购之后,皮耶希需要站在集团的高度处理与奥迪的关系。快速成长的奥迪寻求更多自由的同时,又因为大众的崛起而颇感压力,曾经的母女关系并不稳固,二者的地位更应该是姐妹。

  那段时间,皮耶希作为集团之首去看奥迪,多少是有些不满意的。销售领域提拔上来的CEO只顾眼前利益,而不愿意继续为奥迪做技术的创新;而来自技术部门的几任奥迪CEO,则或多或少都表达过A6重要性大于A8、V8发动机足够高端等想法。

  皮耶希认为这种思考极为狭隘,尤其是对于已经建立起技术形象的奥迪品牌,这仿佛要让他努力多年的成绩停滞甚至倒推。再者,代表高端的A8换代投入平平,几款车型的改款都没有技术与设计上的进步。

  偏执于技术的皮耶希一心再造高端车,但奥迪的状态并不符合皮耶希的预期。与此同时,奥迪始终对大众存有戒备,对技术共享的反感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皮耶希决定在大众品牌中完成自己再造豪华车的心愿,同时让奥迪明白,高级技术和产品持续推出,对一个品牌的重要性。借着重新梳理品牌规划的时机,皮耶希明确了集团内的品牌和产品线,大众也应该有同等级别的D1,也就是后来的辉腾。

  一开始皮耶希就明确了研发一款W12发动机的必要性,这代表着品牌旗舰轿车的技术高度,但当时的奥迪并不这样认为。一方面奥迪经过多年的发展处在了高于大众的地位,共用大众研发的技术,面子上说不过去;同时,技术出身的奥迪董事长并不认可W型发动机的可行性。

  6.0L W12发动机是必然要开发的,但皮耶希也明白,如此昂贵的项目投入,日后必定需要奥迪来分摊。

  同时进行的,还有辉腾的项目研发。辉腾的原始项目D1定位D级豪华行政轿车,竞品是奔驰S级、宝马7系以及雷克萨斯LS。皮耶希曾经用全铝车身为A8打造了新的技术高度,但继任者搞砸了一切。执着的皮耶希在那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靠平民车起家的大众品牌要撑起一辆D级豪华轿车是多么吃力的事。

  花边新闻曾经报道,辉腾在5年的研发周期里改了至少10版,高难度工作逼走了近一半的研发团队。比如在项目上马一年后被毙掉的几个设计方案估值已经超过400万欧元。

  现在看来辉腾的设计过于保守,甚至因为与帕萨特过于相似而被误解。但有意思的是,最开始D1采用的是一款前卫的掀背造型,皮耶希对此并不喜欢,当听到了奔驰宝马对这个掀背设计赞赏有加之时,皮耶希更加明确了这个设计要不得,竞争对手的赞赏是一个陷阱。

  在辉腾这款车里,皮耶希让非常多的个人意愿成为事实,也许这才是逼走研发团队的重要原因。

  W12发动机是如愿研发成功的,只不过在辉腾搭载之前,奥迪A8提早一年用上了,大众利用集团庞大品牌分支的特点,又把这款高端发动机放在了宾利欧陆GT上。

  奥迪不愿与大众共用技术,皮耶希也不愿意让外界认为大众低人一等,于是辉腾没有用全铝车身,而是用了重量更大的钢制车身来匹配四级可调的空气悬架。之后数年,竞争对手奔驰才推出了他们的智能悬架。

  在德累斯顿,皮耶希为辉腾挑选了一个极佳的工厂地址,在这里,辉腾不仅要拥有高级的汽车性能,也要有高级的生产工艺。辉腾的生产地被打造成为一个与城市、自然环境相融的玻璃工厂,辉腾的大部分生产和装配手工完成,同时又利用机器人精确把控零部件封装的密封程度。

  辉腾之前,大众集团拥有最高模具制作水平的是奥迪,其次是斯柯达。奥迪自然不会让这种优势落在大众手里,结果就是,皮耶希让辉腾达到了高于奥迪的高度,一辆超过5米的D级车,车身前后长度误差不超过到1毫米。

  对于辉腾的存在,奔驰宝马一直保持谨慎的看热闹态度。在他们看来,生产辉腾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并不完全因为大众品牌支撑不起高端化,还在于辉腾的生产成本过高,生产效率和可持续性都是问题。

  在德累斯顿的玻璃工厂,生产一辆辉腾的成本是帕萨特的三倍以上,即便售价高达9万欧元,但由于辉腾采用了W12发动机、三维控制的空气悬挂、需要25个电子伺服驱动的无气流空调,在接近手工生产的同时又要考虑环保,高昂的研发和生产费用,使得大众每卖出一辆辉腾就要亏损2.8万欧元。

  2001年大众集团进行了一次内部的组织架构重组。因为收购西雅特、斯柯达以及宾利等多个品牌,使得大众集团陷入了产品线不完整、而产品重复度又极高的状态下。

  由于当时的奥迪已经有了极高的自由意志,因此皮耶希与集团高层重新划分了品牌路线:大众品牌组下面包括了斯柯达、宾利和布加迪,而以奥迪为首的包括西雅特和兰博基尼。除此以外,也明确了只有集团内部只有大众品牌会涵盖所有级别的车型。

  皮耶希在打造辉腾之初就把竞品之一锁定为雷克萨斯LS,可见这款车的重要任务是进军美国市场。只可惜,大众品牌在过去多年都没有成功俘获美国消费者,没有坚实基础的情况下推出一款10万美元的高级轿车,败走是必然之事。

  但皮耶希有多强硬?奥迪的美国CEO曾经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辉腾入美的失败是由于对品牌实力的错误预估,很快这位CEO就下台了。

  然而,事实上,强势的皮耶希因为辉腾项目已经逐渐在集团内部面临了诸多争议,甚至即将走入困境。一个以销量和效益为目标的汽车品牌并不能容忍辉腾这样的产品存在。

  如果仅仅因为品牌的「气质不符」就否定了辉腾,那听起来十分遗憾。皮耶希的技术偏执让辉腾这款车在很多细节上表现出了极高的制造水平,比如他在自传里面提到的,辉腾的后视镜位置需要在保持对称安装的同时,考虑驾驶座一侧的后视镜镜壳不能阻碍视线。而后备箱的支撑,477518.com。辉腾也用了一个高端生产厂商的金属液压产品。至于双层隔音玻璃等针对豪华的配置也表明,当年的辉腾走得比奔驰快太多了。

  也许辉腾的遗憾就在于,大众这个品牌缺乏在高端市场的底蕴和积累。一个热爱生产高尔夫和帕萨特,而又能在这类车型中收获可观销量的厂商,是很难提前想好以后高端化之路的。也许他们并不需要那么高端,高尔夫已经是同级市场里最高端的存在了。

  2002年辉腾首次进入市场,除了外观设计相对保守、类似于帕萨特的风格让它失去了独特性之外,辉腾在内饰营造、动力性能和豪华感等各方面都是大众体系里最顶级技术的体现。

  皮耶希很明白,这样一款车是不可能大卖的,它的意义是作为大众的图腾存在,当奔驰宝马都在陆续往中端市场走的时候,大众已经有了往上走的实力。这是皮耶希想说的话。

  可惜销量不佳这件事让皮耶希和辉腾受到了太多争议,辉腾也没有得到升级换代的机会,曾经让它顺利面世的文德恩救不了它,甚至因为对辉腾的偏袒而遭受质疑。文德恩拒绝承认辉腾与A8的竞争关系,只是对外定调了辉腾的意义:居高临下地推广新技术、新材料,用高端产品来也影响下面的汽车。

  即便如此,辉腾换代的计划仍旧被搁置,对于大众而言,比起亏本养着一个产品图腾,它们更在意的是盈利能力超越丰田。就在那时候,皮耶希也在大众集团的权力斗争中落败。曾经超越了奔驰足足一代的辉腾终于无法紧跟时代而被淘汰。

  这样一来,品牌认知和产品更新都跟不上豪华品牌的辉腾,成为了贬值率最高的豪华车。以美国市场为例,辉腾最低配价格在83000美金,而在二手车市场,一款品相和车况不错的V8版本只需15000美金,而W12版本也只要20000美金,甚至低于一辆美版的大众速腾。

  因此,关于辉腾也有了一些调侃,比如说:仅需两万刀,宾利买到手。他们自然了解辉腾和宾利大陆之间的关系,只是,花得起2万美元买一辆辉腾,也未必养得起,尤其是辉腾停产之后,与宾利共用零部件的高昂维修成本。

  有意思的是,辉腾虽然没有成功进入美国,但却在中国的汽车圈里留下了「逼王之王」的印象,成为低调富人津津乐道的高级感。

  除了许许多多的技术遗产,皮耶希在大众集团的数十年生涯里,曾经带领奥迪和大众多次进军美国而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这是我们之后想聊聊的一件事。

  雅斯顿原创文章 麦琪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详细]

  雅斯顿原创文章 麦琪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详细]

  雅斯顿原创文章 麦琪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详细]

  雅斯顿原创文章 麦琪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详细]

  雅斯顿原创文章 麦琪如今人们提起辉腾,大多调侃它是扮猪吃老虎、皮耶希的好胜之作,但这至少说明外界对辉腾极高的认可度,同时也是对大众造车实…[详细]